“人生导师”村上春树的新随笔与翻译之年

2015-04-14 09:26 我要评论
分享到: 0
调整字体

(文学报)去年村上春树推出的短篇小说集《没有女人的男人们》近期有了中文版。在这部小说集中,读者惊奇地发现这些没有女人的男人们,并非如流行词中的“大龄单身男青年”。相反,村上跳过青春期男性,把眼光投向了有家室的男人,而他们没有女人的原因几乎全是因为女士的离开。在村上笔下,并不为这些男人感到可惜,而是太寻常了,所有对家庭和爱情的背叛都变得轻飘飘起来,并不那么尖锐刺心,男人们非常平和接受这个现实,只是涌起淡淡的忧伤,思索为什么妻子们非如此不可。
  是村上的价值观有问题吗?今年1月,他重回到网站“村上家”担任“人生导师”,兴致勃勃地敲击键盘,回答读者五花八门的问题,其中透露了不少秘密。
  一位中年女店员的提问被他“随机”选了出来,女读者忏悔地谈到自己出轨,与一个有家室的男人相爱,在纠结与困惑中,她向村上大声问道:“我是坏女人吗?”村上春树的回答十分恰切地解释了他在《没有女人的男人们》 里面的观念,他说:“有外遇倒是其次,要小心不要轻易离婚。你不是什么坏女人,平常得很。”读者看到此,大约可以明白了为何对于妻子出轨这件事,村上可以用如此冷冷笔触书写了吧。有读者问村上,在写作时自己多大程度上代入到小说中时,村上颇狡猾又不得不老实地回答:“一半一半吧。”
  关心村上近况的读者不会放过追问他的创作计划。在过去一次访谈中,他曾说每当写完一部长篇小说,他便会休息会儿,写写专栏和短篇,甚或翻译些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。在《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年之礼》后,他休息了一年多,其间出版了随笔集《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》《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》以及《没有女人的男人们》。这还不算结束,村上总爱把爱好都放在这段“休息期”来实现。去年,他开始翻译挪威作家 Dag Solstad 的小说《Novel11,Book18》,这部作品讲述的是一个五十岁的男人,一直以为生活是被各种机遇所支配的,直到他被这些机遇所吓到。村上被这部小说无处不在的存在主义气氛所吸引,认为其相当前卫好玩,不能不翻译。然而村上此前虽然翻译过不少英文作品,却是第一次翻译其他语种作品,所以不得不采取“二手翻译”方式,从此书的英文版入手,翻译成日文版,此书将于4月9日正式出版。
  这么久休息之后,村上何时能推出新长篇呢?据说,村上喜欢在翻译时进行长篇写作,他近期还将翻译美国作家卡森·麦卡勒斯的小说 《婚礼的成员》、钱德勒的《重播》以及菲茨杰拉德的后期短篇选集,这个翻译计划足够支持他一直写到明年,至于新长篇的写作则会穿插于翻译间隙。
  当然在这之前,读者仍然需要在随笔、演讲和短篇小说里搜寻村上冷冷的身影。最新一期的文化类杂志《Monkey》便刊登了村上新随笔《作为职业的小说家》,村上回忆了自己学生时代在爵士咖啡店度过的日子,他用18页的篇幅讲述了自己如何走上小说家之路。村上本人对这篇随笔很自信,第一次直接谈自己的职业,认为读者能从中收获不少。为什么会写这么长呢?答案就是,他将在这本杂志上连载这个话题,直到今年夏天出版随笔集 《作为职业的小说家》(暂定名)。不仅如此,今年秋天他还将结集出版刊登在旅行杂志《Agora》上的游记。村上称之为“啤酒厂也会生产的乌龙茶”,短期内读者可是有的喝了。
  在那场“盛大”的问答互动期间,有些读者偏爱揭村上的短,直接问他如何看待多次陪跑诺贝尔文学奖,村上依然冷冷回答自己在那个奖项里的形象好像是在看赌马游戏,谁进谁不进可由不得他。话虽如此,其他奖项却并未怠慢这位全球知名畅销作家。近期他的《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年之礼》 刚入选2015年英国《独立报》外国小说奖,他也因对外文化交流上的贡献获得2015年度日本樱花奖。
  写作对于村上而言,已如长跑一般有了韧性和毅力,有些批评指出他笔下人物缺乏变化,逃不掉青春期心理,他本人却认为自己的价值观随着年龄增长在变化。《没有女人的男人们》中的一篇《木野》被他单独拿出来作为回答读者的例子,这篇小说也被美国《纽约客》杂志看中,在2月刊登推荐。村上说,木野这样的人物性格和以前写的不太一样,这种不一样,“我开始能理解,了然于心,也存在于我自身之中,我对此感到惊异”。

 

责编:龚晓菲

扫二维码 上移动长江网
分享到: 0

娱乐社会

财经健康

旅游汽车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