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下雪有没有神仙管?

  日本画家尾形光琳的《风神雷神图》

  寒潮来袭,段子手纷纷大开脑洞,笔者这样忧国忧民的死胖子,即使冻成狗,还是会努力思考超现实世界的问题:

  在《西游记》里,泾河龙王因为没有按照天帝旨意规定下雨,被砍了脑袋;而第四十八回中的鲤鱼精,为了捉住唐僧,自行造雪、封冻,却不被追责。为何下雨有严格规定,下雪却可以乱来?或者有政治上的潜规则?

  笔者在微信朋友圈求教,众友人纷纷指点,笔者拜谢之余,对这些回应做了梳理,大致有以下几类:

  一、唐僧该有八十一难,没有那场雪,哪来的“身落天河三十七难”。八十一难是组织安排的,鲤鱼精是奉命违规。

  二、因为龙王是天庭系统内的专职司水,职权清晰,一犯错自然要按法究治。鲤鱼精是系统外的。

  三、鲤鱼精是观音的手下,有豁免权。

  四、农业社会雨是生命线,是刚需,天庭对雨进行了价格管制,雪不是,雪可以留给妖怪做自留地。

  五、一个是二逼的龙,一个是文艺的鲤。

  

 

  《西游记》中的龙王与孙悟空

  最后一条笔者不评述了,因为此人是业内著名段子手。第一条也没法讨论,总不能找吴承恩开撕吧。第三条是比较容易想到的,因为《西游记》里的政治势力划分已经被分析得很清楚了。很多人持第二条的看法,不管出身如何,当时鲤鱼精是野生的、系统外的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系统内降雨的桥段在车迟国斗法中就有,虎力大仙登坛求雨:

  邓天君领着雷公电母到当空,迎着行者施礼。行者又将前项事说了一遍,道:“你们怎么来的志诚!是何法旨?”天君道:“那道士五雷法是个真的。他发了文书,烧了文檄,惊动玉帝,玉帝掷下旨意,径至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府下。我等奉旨前来,助雷电下雨。”

  凤仙郡降雨就更加严苛了,因为得罪玉帝,导致三年大旱(需要说明的是,这次是玉帝亲自发现的违规线索,所以处罚特别严厉)。

  可是在朱紫国,孙行者给国王配药草还丹,需无根水做药引,召唤龙王:

  龙王道:“大圣呼唤时,不曾说用水,小龙只身来了,不曾带得雨器,亦未有风云雷电,怎生降雨?”行者道:“如今用不着风云雷电,亦不须多雨,只要些须引药之水便了。”龙王道:“既如此,待我打两个喷涕,吐些涎津溢,与他吃药罢。”行者大喜道:“最好,最好!不必迟疑,趁早行事。”那老龙在空中,渐渐低下乌云,直至皇宫之上,隐身潜象,伉一口津唾,遂化作甘霖。那满朝官齐声喝采道:“我主万千之喜!天公降下甘雨来也!”

  可是,这仍未解决乱下雪不受惩处的问题。《西游记》中的降雨,无论是否有玉帝旨意,均有专职神负责,车迟国斗法中,除了四海龙王,尚有风婆婆、巽二郎、推云童子、布雾郎君、雷公、电母参与,班子成员全部出席。而鲤鱼精只需“即出水府,踏长空兴风作雪,结冷凝冻成冰”即可,根本没有天庭公务员参与。事实上,在中国的神仙谱系中,雪神几乎没有地位,很少提及,被选择性无视了。

  

 

  敦煌壁画里的风雷神

  这就涉及上面提到的第四条解释,雨是刚需,而雪不是。对于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刚需,必须管起来;至于雪,天庭没有相应的机构管理。按照《汉书·五行志》的说法:“凡雨,阴也,雪又雨之阴也,出非其时,迫近象也。”也就是说,雪是雨的附属品,其作用是增加阴气指数。在《文献通考》关于物异的数卷中,列为条目的气象灾害有水灾、恒雨、恒暘(大旱)、恒燠(酷热)、雹、木冰、冰花、恒风、恒阴、雷震等,雪并没有单独的条目,只列在“恒寒”条目下出现,与霜并列,且列举的事例,多为雨雪连用。换句话说,大幅度降温算气象上的灾异,雪只是结果。上海群众看着杭州、南京甚至广州都下雪了,心中不平,纷纷吐槽,导致包邮国分裂,其实殊无必要。看看广州文青围观精致小雪人的照片,会好受得多的。

  大致来说,笔者比较赞同第四条理由。降雨执行的是天庭管制,降雪则是原则上随便玩。汉代桓宽的《盐铁论》是汉武帝时期一次经济工作会议的记录,核心是讨论盐铁专营制度。说到专营就容易理解了,比如盐必需品,所以要专营,酱油不是刚需,则无需专营。没有酱油,吃不了红烧鱼,可以清蒸啊!

 

责编:龚晓菲

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
分享到: 0

相关阅读

娱乐社会

财经健康

旅游汽车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