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作家胡榴明:延续着城市的文明

2012-09-05 10:18 我要评论
分享到: 0
调整字体

  本报讯(记者胡孙华)虽然都是工业遗产,但在熟知武汉老房子的作家胡榴明看来,它们与武汉人息息相关,在武汉人的生活中留下了深刻记忆。

  生于武汉,长于武汉的胡榴明对武汉感情至深,她曾出版《夕阳无语·武汉老公馆》描摹英国驻汉口总领事馆官邸等19幢老公馆的兴衰史;2004年开始调查探访武汉市近现代历史建筑,耗时7年,从文学、历史的角度撰写了《三镇风情·武汉百年建筑经典》。

  她说,汉口既济水塔对老汉口人的影响最深。胡榴明说,1906年,浙江商人宋炜臣邀集浙江、湖北、江西10名巨商发起筹办水电公司,取“水火既济”之义,定名为“商办汉镇既济水电股份有限公司”。水塔和水厂于1909年8月落成,同年9月投产供水,供水人口约10万。水厂之设,在当年中国时间上处于领先地位,让老汉口市民喝上自来水。汉口水塔的另外一个用途就是消防。她说,水塔也曾是汉口近代消防标志性建筑,在很长一段时期,它承担着消防给水和消防瞭望的双重任务,曾是大汉口最打眼的建筑。

  在那些工业遗产中,很多工厂为武汉人提供了生活用品。如近代的太平洋肥皂厂、福新面粉厂、和利汽水厂、亚细亚火油公司、赞育汽水厂等,现代的还有武汉肉联厂、鹦鹉磁带厂、武汉电视机厂等。胡榴明说,另外,就是为武汉人提供了就业的机会。在她的家族中,就有人在平和打包厂工作过,很多老汉口人都在那里工作过。

  在胡榴明看来,武汉留存至今的工业建筑,改造和利用的,有张之洞与汉阳铁厂博物馆,位于汉阳钢铁厂遗址;蓝湾俊园居住小区,保存武昌一纱欧式办公楼;武汉商业储运公司青岛路仓库,保存平和打包厂全部厂房等。但这些和世界工业遗迹改造的模式相比,还有差距。

  她的理解是:现代城市工厂遗迹的改造,应该是大面积建筑的保存,在保存大片厂房的基础上,重新设计,重新建筑——保存一段斑驳的历史,为了延续城市文明的脉络;重建一个新的天地,为了适合城市人群的需要——城市历史和工业遗迹,一个灵魂,一个身体,从此才能合二为一。

  如今,武汉,对于工业遗迹价值的肯定,无论是从历史学的角度,还是从美学的角度,让人看到希望。

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
分享到: 0

娱乐社会

财经健康

旅游汽车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