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丢了那个心疼你的人

伤感文章 柒月小妖 浏览

别丢了那个心疼你的人

初出校园的若兰在遇见凯之前感情世界是一片空白,其实她心里也曾羡慕过舍友们亲亲我我耳鬓厮磨的校园爱情,看着女友们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雀跃而去,她体味到空荡荡的宿舍一度变的倍感冷清。
  
说实在的,她知道自己想要的仅仅是一份能牢牢抓在手里,能让她安心老去的感情,花前月下的浪漫,菁菁校园的青涩丝毫打动不了她那颗坚韧而执着的心。
  
形影单吊的若兰面对女友们一个个异样的眼神和关切的话语,则做出一副祥装不知的傻妞像,不论别人说什么,她只是一笑而过,随后,她像一阵风似的抱着书本钻进图书室忙的不亦东乎。
  
她知道感情和现实是两回事,有些机缘巧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这么一想,她心里也就多了些坦然,就像是一泊湖水,任风吹、雨淋,却依然能恢复平静。
  
久而久之,她也就落下了一个“冷月公主”的绰号。短短的四年时光,她在爱情这条河里仅仅做了一回岸边的看客,她想如果再美好的爱情最后只会是流星般划过天际的话,她宁愿选择放弃,在社会这条大河里她游的很累,几经彷徨之后,她知道年轻的心承载不了太多关于责任的东西,自己的明天都无法预知,又怎么能轻易去束缚别人的未来呢?
  
还好,若兰利用闲暇时光让自己变成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,做家教、考级、读书、参与公共活动,四年的时间就在指缝里如细云流水般让她稚嫩的羽翼日渐丰盈。
  
毕业后,她捧着一大堆荣誉证书在一家电脑公司很容易就找了一份工作。
  
在电脑公司试用的前三个月她过得很苦,若大的店铺仅靠长相单薄的她一人去打理,有时碰上周末人多时,光来回调货就使她很吃不消,三四层楼梯爬得她气喘吁吁,头晕目眩,令她恼火的是有时稍耽搁几分钟,客户就会先她而去,自然她也就错失一笔收入。
  
那些日子,她明显地瘦了,早餐来不及吃,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量,等到下班后,她躺在床上就一动也不想动了。
  
有时,不论是天气如何恶劣,只要客户打电话,她就得赶到。运气不好碰上脾气大的客户,晚去一会儿,她就要忍受好一阵奚落,刚开始,她还暗自掉眼泪,时间一久,渐渐也就麻木了。
  
要知道,为了能让繁华大都市完全接受她,生存下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因此,除了拼命工作之外,她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  
到月底,若兰看着自己的销售业绩在汗水的浇灌下一点一点的好起来,拿着第一笔辛苦赚来的钱时,她在镜子里摸着削瘦的脸庞欣慰地笑了。
  
直到有一天,老板来店里身后多了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,“这是凯,这是若兰,以后你们就是同事了,要互相帮助啊”。
  
此时,正忙得不可开交的若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拍拍手上的尘土,象征性地和凯握了握手,就算是认识了。
  
刚开始,若兰简单介绍了公司的业务,凯很聪明,学得也快,这样,就帮若兰分担了不少负担。有时若兰不在,凯也才独挡一面。
  
有一次,下班后,他们各怀心事走在马路上,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。
  
路上的汽车一辆接一辆从若兰身边疾驰而过,掀起了她的长发,还扬起一阵阵粉尘。
 
 这时,凯下意识地轻轻拉过若兰的衣袖把她从左边拽到右边,若兰不解地问:“怎么了,有什么不对吗?”
 
 面对若兰一脸的疑惑,凯笑着说:“你走里面,不会弄脏你的衣服,还更安全些”!听凯这么一说,若兰心里涌起一股莫明的感动,从小长这么大,她一直是个任性的孩子,不管大人好心说什么她都会一个劲地钻牛角尖,但今天在凯面前,她第一次如绵羊般温顺,一路走来,她红着脸沉默了许多。
  
从此,无论走哪,若兰总会在心里记着提醒自己要走马路里面。这样,每次和凯在一起时,她心里总会觉得安稳踏实。
  
在异地他乡,这种奇怪的感觉到最后慢慢演变成了她和凯的恋情,也难怪日久生情这一说,两颗孤独的心碰撞出爱的火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  
说到底,没有玫瑰花的晚宴,也没有华丽手饰的点缀,无论是在街头快餐店吃一碗排骨面,或者是一同举着酥脆可口的炸鸡腿压马路,都会令若兰欣喜若狂。
  
在凯面前,若兰可以噘着油腻腻的小嘴等着凯给她擦,也会撒妖般地趴在凯温热的后背上打个小盹,连凯看她的眼神都满是溢出来幸福。
  
他宠她,爱她,牵就她,这个小女人就是他的天,他要给她幸福生活,只要有她的日子,再苦也不觉得苦,一想到这些,凯干起工作来就满是精神。
  
从踏出校园之后的这些日子,和凯在一起的日子忙碌而幸福,在这没人能认出他们的地方,有时竟可以像小孩子般在长长的马路肆无忌惮地疯跑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
  
有时他们也会骑着单车穿过长长的地下通道,停留在郊外看夕阳斜下的美丽,直到夜幕中星星与他们遥遥相望,还久久不肯离去……
  
10月的一天,这天距和凯相识已有4个月之久,心兰接到了家里的电话,父亲说在小县已经给她找了一份工作,让她尽快回去上班,这一消息无疑相当于一个晴天霹雳,一时间,让二人无所适从,几经犹豫,若兰说服了凯只身一人回到了阔别以久的故乡。
  
谁知,若兰没想的是这一别相见就已是遥遥无期。以后的日子,只靠打电话、写信来互诉衷肠,一时间,失眠、暴戾两人像无头的苍蝇般倍受思念的煎熬。
  
起初,,不论若兰上班还是在家,走到哪,凯的电话总会时不时跟到哪“记得好好照顾自己,过马路记得要走右边……”每次接电话,若兰总会听到凯婆婆般的絮叨,开始还觉得甜蜜,时间一久,让若兰感到不胜腻烦。
  
直到有一天豪走进了若兰的视线,比起凯千里之外的关切,豪的鲜花、香水更来得实在些,有了豪的追求之后,若兰渐渐就淡了那份思念,再接凯的电话时,言语间自然就多了些敷衍,时间一久,敏感的凯电话也就稀少了许多。
  
面对豪,若兰觉得新鲜、刺激,如果说凯是一杯温热的茶水话,那么豪就是一瓶能让人全身沸腾的可乐,若兰以为幸福又回到了身边,不同的是换了人物和地点,她以为她了解豪,而且豪是爱她的。
  
时间一久,若兰发现,比起凯来豪是个粗心的人,经常丢三落四不说,一向行踪都我行我素,有时若兰想找他陪都常常是打不通电话,一问起他的去向,他却振振有词地说若兰的爱让他窒息,他不喜欢被任何人和事牵绊。
  
听了这些话,若兰感到,当初的新鲜感已过期,在他眼里需要的仅仅是个伴而已,私人空间有时比爱更重要。
  
想起以前凯对她的好,自己仅仅是豪一个追逐的猎物,追到了,自然就会有新的目标,新的追逐,可是,她却是死心踏地地爱着豪,爱的那么甘心情愿,甚至可以假装不知他和别的女孩子有暧昧的来往。
  
一想到这些,若兰就觉得揪心的痛,但是她始终下不了决定,究竟是舍不得什么,她在困惑中一直在找寻一个说服自己放弃的理由。
  
那天,是个灰色的日子,马路上车流如织,豪走的匆匆,若兰一路小跑才赶到豪身边,突然,若兰一个趔趄,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  
三天后,当若兰醒来时,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头痛欲裂的她想努力去曾发生的事,那天,走在马路外侧的她被一辆车挂倒在地,而豪却安然无恙。
  
她拨通了那个久违的电话号码,“喂,是我,你还好吗”?再说这句话时,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掉了下来,电话那头凯的声音如约而至“我还好,好好照顾自己,别忘了一定要记得走马路里面。”
  
这一次,再听凯重复了千百遍的唠叨时,若兰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耐心,挂了电话,若兰有过从未有过的沉重。
  
时过变迁,她知道弄丢了一个心疼她的人,而这个心疼她的人曾经与她邂逅过,但最终还是被她丢在了某个角落,最终成为心疼别人的人。
  
走过,路过,不要错过,爱别人是痛苦的,被人爱是幸运的,只有相爱才是幸福的。
抓住眼前你爱的,握住眼里爱你的,珍惜怀里相爱的,这世间,唯有珍惜才会懂得真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