残存的爱

伤感文章 残存的爱 浏览

残存的爱

3月,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,我还沉浸在网络游戏了,认识了她,似乎有了牵挂,本打算最后一学期好好做下毕业设计,争取学点本领找份工作好好努力,也不枉家里对我的培养。
8月,我第一次见到了她,他的身份是我的女朋友(只在我和他之间,或者算上他几个同学吧,但我看到他校友上别人留言问他有没对象要给他介绍什么的,他一直都说没),第2天我还没走的时候,翻看了一下他的手机,他很紧张,立刻抢了去,我能看出她的眼神,此时我的心已经冰冻三尺,为了不至于难堪我装做什么都没看到,但是直到我走,我的身体一直在发抖。回去后我翻看了我所能找到的所有信息,根据我调查的结果和后来他承认的事实,事情大概如下:7月某一天,他联系前男友,说想他了,说这话他们是心知肚明的意思,然后约好了时间她去了男朋友家,发生了一些事情。这件事情在我在掌握了一定证据后才跟他追究的,他开始矢口否认,我想他根本就没打算告诉我。我告诉他,我会给你三次机会,你若承认可以原谅你。他犹豫了,正因为她犹豫了,他没法掩饰了,只好承认。给我的解释是一时性致勃发,但半路就后悔了(我只想说后悔了你不还是做了)。7月事发的那段时间是他们已经放假了,而我们面临着毕业,大约有半月的时间我没太多时间上网。
她另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异性朋友是她初中时候的初恋,但对方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了。应该是对方的女朋友也因为他们来往的事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,我毕业后一直没正经工作,天天和她泡在网上,她和她初恋的接触也没怎么对我隐瞒。但是我清楚,对方的女友根本不知道他们聊天,他们见面的事情。有时候那男的要到学校去找他非要见她,让我很难理解,她虽然象征性的推脱一下,那种根本不是出于本意的拒绝,显的那么的苍白无力。有一次我印象特别深,那男的到他们学校了让她下楼,我几乎是严厉的语气不许他下去,她就说是他生病了,既然来了不好不下去,不管是怎么说吧,最后是下去了。1个小时左右,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,她[NextPage]说他们就是聊天,没别的,我也觉得不会有什么吧,但实在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非要见1个小时,聊聊天,网上不可以聊吗,非要见面有什么重要的事?她给我的解释:是他要见她,不是她要见他,所以她没错。我的反驳:他见你连他女朋友都不敢告诉,为什么?
在我的逼迫下,他同意了尽量少和他接触。12月的一天,他打电话给她,她应该一开始就知道是他,只是调情了一翻,后来问她干吗呢,她就说了是在和我视频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对方就把电话撩了。本来没有什么的事情,他把电话一撩,我心里疑云就上来了。一个电话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,干吗撩了?我气急败坏,逼她打过去,我很气愤,她就说也不是她的错,要不告诉他以后别联系了。我说那你就打电话告诉他吧。她估计没想到我会这么说,照做了只是很生气很气愤,我看的出他的态度。即使是现在的我也清楚,她会去找他解释的。多年的友谊,不会也不能因为一个我而丧失,我不会怪她,但还是一如既往的提醒她,他们的关系不正常。
10月,不小心中标了,她要做手术,她坚持要一个人去医院,不让我过去,说他自己能搞定,但她有一种先天心脏病,我很是担心,最后还是决定要去。但我终究没有跟她一起去医院,我到的时候她已经做完手术,一个人去一个人回,这让我很自责。她怎么能一个人去呢,出了事怎么办?2天后陪他复检,没什么事了我才放心。
圣诞节要到了,看到别人收到礼物,她应该也很心动,当然她也必须得有。但是我没告诉她,其实我也送了一个小小的礼物给她,那两天她有点闷闷不乐的,不过我更在意他收到礼物时心悦的表情。其实圣诞我想去看她,但到圣诞前夕,我的身上只有不到300块钱了,买了礼物后更让我感到紧迫了。从毕业后,我基本是靠信用卡活着了,没好好工作,去看她一次至少要花500多。一切都只能怪自己,为什么不去好好工作。他手术的时候问他前男友借了500块,感觉自己好丢人,后来我给了她400,还有我们游戏里卖了一些东西也有1.2百,只是不[NextPage]知道为什么她到最后还是没还他。现在的我应该是没有什么价值了,必须要去赚钱,为了生存,也应该是离开的时候了,她曾经说过象我这样的条件,想娶她,赚够100W,她也确实一直在督促我,还是怪我,没有去努力。
她骗过我,以上写的这么多其实有很多都是我自己调查后她被迫承认的。我差不多习惯了怀疑,认识她后,我变的多疑,甚至于我自己都比较吃惊。我经常上他的QQ,翻看他的聊天记录,8月之前他的聊天记录,充满了两个字——暧昧。以上介绍的两位就是例子,很多肉麻的话,让我很心酸,也因为这个吧,我很多疑,我想了解更多。很多时候如果她不在我也会上她QQ隐身挂着,希望捕获点信息。为此她曾经申请过另外一个QQ,但被我发现了,她也承认了。最后一次,终于有了最后一次,她和别人聊天我要看记录,他说只是普通朋友闲聊,决意是不会给我看的了,而且把密码改了。我选择了离开,彻底的离开。
相处了这么久,我不否认她的付出,直到最后她还想挽留,我觉得她是留恋我对他的感情多于她的付出的。我也不舍,这已经有很多次很多次,我不舍。她曾经说过,他喜欢负责任的男人,我多想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,最后却有心无力。明明很心痛,又必须这么做。爱情象沙子,你越是抓的紧,她就越容易流下来。是否真的是我抓的太紧,我不确定。但在我的心里,真正的爱情,需要坦诚以对,这是我无法自控而不得不坚持的原则。
放开手,一切都不用去管了,好释然,她还好吗,我错了吗,无所谓了,一切都无所谓了。经年之后,当我翻阅今天的日志,会很回味